返回

公主奔敵營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公主奔敵營 終曲
上一頁 目錄  
  總算等到你了!

  蔚藍晴空下,夏鷹高坐黑色駒馬,而皇宮外及街道兩旁全是引領而望、等著大蓁國小公主到來的興奮老百姓。

  因為已有消息傳出,這名小公主就是神仙姑娘、就是讓夏鷹可汗依大蓁國古禮迎娶的寧兒娘娘,這等于是第二次花嫁了。

  文武百官全列隊在夏鷹的身后,一起歡迎這名聽老可汗說,他們將會很熟悉的新皇后。

  只是,怎么等了許久了,不但沒聽到鑼鼓喧天,也不見長長的陪嫁送聘隊伍?

  突然,一匹快馬急奔而來,那是前往大蓁國擔任迎親特使的克圖,他很快的來到義兄身邊,在他耳畔說了些話。

  只見夏鷹臉色丕變,立即策馬奔去。

  見狀,克圖突然感到很慶幸,因為,要擁有這樣古靈精怪的妻子,心臟真的要夠強才行!

  *

  “嗚嗚……救命啊……請公主饒了小的吧……嗚嗚……”

  軍營里,朱寧兒一身鳳冠霞帔的坐在點將臺上,四周及臺下都站了滿滿的士兵,他們個個笑容滿面,而杜糊涂杜元帥則鼻青臉腫的跪趴在地上,痛哭求饒。

  “你當什么元帥啊?!少了一個兵,你連派人去找也沒有,害本公主的腦袋被人踩在腳下,還被關在地牢里,讓我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!”

  “嗚嗚……小的哪知道那個娃娃兵是公主扮的,這不公平啊。”杜有利邊喊冤也不忘磕頭求饒。

  “這不是理由!況且,我在這兒也被你整得很慘呢!”她惡狠狠的瞪著他,“還有,你不是說不服的人等當了元帥再來扁你嗎?那我是公主,能不能扁——”

  話都還沒說完,一道高大的人影突地飛掠而來,眾人一眨眼,就見到全身紅通通的公主被人擄走,共乘一匹黑馬離去。

  杜有利大驚失色,顧不得身上全是傷,趺趺撞撞的起身,“快快快……這一次別再把公主弄丟了,不然,我的頭就不保了!”

  “甭追了,那是夏鷹可汗。”唐飛好心的提醒。

  可汗?!就是今天的新郎官?嗚嗚嗚……他跪趴在地,頓時松了一口氣。

  好熟悉的懷抱,好熟悉的味道啊!

  朱寧兒嫣然一笑,一抬頭,果然見到那張她朝思暮想的俊臉,只不過,也如她所預料的,他表情很糟、很臭,黑眸很火,她若聰明,就應該要落跑,但也因為她夠聰明,不想跌斷脖子,所以還是乖乖的窩在他的懷中就好。

  反正,老狐貍般的太后奶奶沒提的,寵愛她的父皇可在她出閣的前一晚全都偷偷告訴她了。

  他說啊,太后奶奶跟夏鷹的老子魯智早有來往,都知道她做了什么“好事”,而這次夏鷹指定和親的公主,其實就是她。

  也就是說,夏鷹知道她是誰,也指定要她,連威脅出兵的事都說出口了,可見他有多愛她。

  這次有真愛當金鐘罩,她還怕什么呢?!

  想到這兒,她出其不意的抬起頭,很用力的親了夏鷹的薄唇一下。

  他一愣,下意識的拉高韁繩,但馬兒奔馳的速度太快,突然這么一拉,馬兒仰頭嘶鳴,前半身幾乎都仰天了,所以他抱著她整個人往下滑。

  此時朱寧兒一點也不害怕,緊緊的抱著男人精壯的身軀,而夏鷹一個落地翻轉,兩人便在草地上轉了又轉,轉了又轉,終于停了下來。

  她正想喘口氣,就發現自己躺在他身上,但還沒來得及說話,他饑渴的唇立即吻上她的,而且,還嫌她不夠頭昏腦脹似的又轉了一圈,把她壓在身下,將她吻得幾乎無法呼吸。

  不行了!她不得不用力槌打上方男人的肩膀,要他讓她休息一下。

  所請照準,夏鷹終于放開她,但這是壓在她身上。

  “……交交……換一下嘛。”她很喘呢。

  他像是終于懂得憐香惜玉,翻個身,讓她躺在他的胸膛上喘息。

  “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?!”

  “大喜之日。”

  “那你剛剛在做什么?”

  “找人算帳!”

  “你難道看不出來我在生氣?!”他磨牙霍霍,大有咬人的可能。

  她點點頭,笑得更燦爛。

  “那你還嘻皮笑臉?!”

  “我愛你。”

  他一愣,接著蹙眉,“我要找你算帳……”

  “我愛你。”這一次,朱寧兒還加上深情款款的眼神。

  夏鷹的心猛地一震,“你——”

  “我愛你、我愛你,非常非常的愛你。”什么叫一皮天下無難事?對了,不僅要敢說,也要敢做,因為她的思念可一點兒都不輸他呢!

  在他怔忡的不知該說什么時,她再次送上自己的唇,學他剛剛吻她的方式,打算將他吻得喘不過氣,如此一來,他哪有力氣算帳?

  是啊,還算什么帳?他深愛著她,而她也回到他懷中,還如此“認份”,如此熱情,一副就是想將功贖罪的模樣,與其把時間拿來算帳,倒不如——

  藍藍的天空飄著幾朵白云,遠處有著綿延的翠綠山巒,而在如茵的草地上,兩具交纏的胴體愈見纏綿繾綣……



  【全書完】



  ◎想知道一心想躲避婚姻的蘇滟晴如何在軍中與風流王爺炎靖杠上?請看新月甜檸檬系列048《美女從戎》

  ◎想知道膽小鬼薛邑月怎么退婚逃到“鬼見愁”司宥綸的懷里?請看新月甜檸檬系到056《一起躲太后》

上一頁 目錄  
网络捕鱼换人民币紫